全部
  • 默认栏目
  • (96)

百万人反安倍集会,日本乱了吗?

百万人反安倍集会,日本乱了吗? 赵永奇 关于日本的事,总能撩拨我们异常敏感的神经。 这不,同事圈转的最多的就是日本“乱了”的新闻,有些微信赫然用的是“暴乱”,

  • 5036
  • 19
  • 432
  • 0
2015.09.02 11:33

拍案印度南海钻油:要面子更要里子!

拍案印度南海钻油:要面子更要里子! 赵永奇 在举国欢庆抗战胜利70周年这个重大日子将要到来的紧要关头,印度人在给了我们一定面子派员参会同时,更图穷匕见向我们的“里子”恶狠狠地插了一刀:印度国有的石

  • 764
  • 2
  • 10
  • 0
2015.09.01 17:06

中国喜忧:敌之以喜,友之以忧

中国喜忧:敌之以喜,友之以忧赵永奇/文近来的中国外交愈来愈让人看不懂了。何也?敌之以喜,友之以忧之谓也!“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相必这句耳熟能详话语,凡是阶级斗争年代过

  • 815
  • 0
  • 57
  • 0
2014.10.26 03:58

没有季建业的南京季建业时代

没有季建业的南京季建业时代赵永奇/文忘性不是太好的话——相信大家都记得那个意图在南京建立宏图大业的季建业市长。半年多以前尚在任上的季建业,曾经面对人们“满城开挖到处是工地”的抱怨声,在一次城市建设动员会上,季建业即兴发挥、大放豪言说:“南京,古称建邺,我季建业就是被南京人民拎着耳朵,耳提面命来建设新南京大业的。”不料想的是,季建业“大业”未成身先囚,

  • 5198
  • 0
  • 107
  • 0
2014.05.10 16:36

越南放弃亚运甩给中国的巨大问号

越南放弃亚运甩给中国的巨大问号赵永奇亚运会是什么?对中国来说,初次举办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后来在广州又举办了一次。特别是2008年举办的北京奥运会,使中国雄心大涨,放眼今日之域中,已是独孤求缺:还有世界杯中国未办,那些别的国家未办的、或者争得了举办权却难以为继的——似乎中国也是众望所归。对日韩来说,连奥运会都是二进宫了。这不,目下中国怎么也不待见的

  • 3905
  • 5
  • 169
  • 0
2014.04.19 01:26

亚努科维奇:极度的权力导致极度的卖国

亚努科维奇:极度的权力导致极度的卖国赵永奇让我们耳熟能详的人类共识是:极度的权力必然导致极度的腐败!然而当代并不令人惊奇的一幕终于在世界瞩目的克里米亚半岛上演:极度的权力必然导致了极度的卖国!早先被一些国人同情的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不知现在还能有多少人能想起他。不料想他近日自动跳了出来:据新华社报道,亚氏在俄罗斯南部城市顿河畔罗斯托夫接受了美联

  • 1681
  • 0
  • 70
  • 0
2014.04.08 16:29

韩国“古怪老处女”VS朝鲜“花花公子”

韩国“古怪老处女”VS朝鲜“花花公子”赵永奇虽已初春,然而朝韩似乎进入了多事之秋。据美媒2日报道,在朝韩两国具有争议的海上边界发生交火的一天之后,本周二,朝韩对彼此进行了谩骂,朝鲜还拒绝了韩国总统朴槿惠(ParkGeun-hye)提出的一个雄心勃勃的建议。上周五,韩国总统朴槿惠在德国德累斯顿发表的一个讲话中承诺,如果朝鲜放弃其核武器项目,韩国将对朝

  • 2426
  • 1
  • 58
  • 0
2014.04.03 08:01

石油少主周滨:以父之名

石油少主周滨:以父之名摘要:和他父亲一样,周滨就读的是石油院校,那是被称为“石油黄埔军校”的西南石油大学,地处四川。那时候他父亲已经高升为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高层,周滨入读该校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更何况,此事还是他父亲的秘书、毕业于该学校的李华林一手安排的。周滨也从此进入了一个由校友组成的圈子,他的“学长”们李华林、冉新权、王道富早围绕着他的父亲组成了一个权力庞大、影响中国石油行业的圈子。

  • 17308
  • 14
  • 251
  • 0
2014.02.28 13:11

谁还记得“老朋友”卡扎菲?

谁还记得“老朋友”卡扎菲?赵永奇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卡扎菲同志如今谁还能想得他?已是恍若隔世,不是大家太绝情,“只是这世界变化快”。可卡扎菲的“风流”帐现今一再呈现在世界面前,剥下了一个“革命家”、“政治家”虚伪的神圣画皮,让中国人民不想记得他都很难。据《中国日报》网站报道,近期,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曾使用过的“淫窟”遭

  • 4302
  • 7
  • 574
  • 0
2014.01.27 09:25

梦鸽别闹了,朝鲜小金看着你

梦鸽别闹了,朝鲜小金看着你赵永奇梦鸽女士作为李某某的母亲闹腾得不是一般的厉害,足可惊天地泣鬼神,正如她本人所言“这不仅会造成国内影响,也会造成世界影响”。而这一切的动机,她也回答得很直白:作为母亲,为孩子做什么都不为过。是的,“作为母亲,为孩子做什么都不为过。”但你还得看看你的孩子做了什么事情。国际影响肯定是造成了,世界人民当

  • 7187
  • 5
  • 463
  • 0
2013.09.16 09:02